Weibo:@噜噜毛
高桂/赤G/赤黑/黑研/奈因/雙黑

【赤G】反轉



*赤井秀一xGin
*人物ooc可能
*好吧我就是取名廢(攤手)

他從冰箱取出兩罐啤酒,一罐遞給了剛洗過澡坐在沙發上的男人,單手打開了啤酒的扣環,大口地喝了幾口後將自己摔上沙發。
時鐘剛走過凌晨兩點。
他們沒有打開電視。
新聞台是早上的重播,娛樂台基本上也不是他們會想看的內容,出門前他看過節目表,電影台也沒有有意思的內容,有些台更是已經進入休息時段。
或許這個時間就是沉澱一下心情準備上床睡覺的。
赤井側過頭去看沙發另一端的人。
他們從不挨著坐。
過長的瀏海擋住了他的表情,赤井想了一下,就算沒有擋住大概也是沒有表情的吧。
「所以呢。」
「今天誰睡沙發。」
從洗過澡到喝完酒的這段時間都沒有抬頭看他一眼的男人總算是看向他,銳...

【赤G】感冒



*赤井秀一xGin
*人物ooc可能

Gin依著隱約的記憶找到了那個男人放著普通藥品的櫃子,像是感冒藥頭痛藥胃藥這一類的,就像尋常人家裡都有的那樣。
大量的消毒水碘酒沙布自然是不在這裡的。
他打開櫃子,想起上一次感冒已經是一年前的事,那時候起他家裡才出現了這些常備藥品。
是上一次很嚴重嗎,他其實記不清楚。
不過那時候有個自作主張又謊話連篇的男人在給他打下手。
他拿出裝著感冒藥的那個瓶子,上面貼著一張紙條。
『很嚴重再吃。多喝水。』
他甩上櫃子的門。
門板碰撞的聲音在偌大的空間裡迴盪,回音震痛了他因感冒而敏感的腦袋。
呵。
當他小孩嗎。

赤G 感冒

赤井秀一放在沙發上的手機發出了一聲短促的鈴聲,螢幕閃爍著提醒用的光芒。
他膝...

【高桂】從前從前(下)

【高桂】從前從前(下)

*充當826高桂日賀文
*人物OOC可能
*沒有任何跟松陽老師有關的cp
*松陽老師很多,不喜歡松陽老師就不要看了
*總督就是個打醬油的,這篇本來是桂生賀
*依然不是什麼劇情走向的產物
*沒問題繼續(●°u°●) 」

by.嚕嚕毛

桂用木戶孝永這個編造出來的身分和來歷和這兩個貌似是過去的他們的家伙打了招呼,本來那個桂還想要說什麼就被高杉一把拉去隔壁的房間了。
桂的雙手環上了茶杯不自覺地摩娑起來。
高杉的眼神從小就不是那麼和善。
高杉從小就是那個傲慢自大的樣子,一點都沒有變,他記的可清楚了。遇到人從來不會主動打招呼,總要桂提起老師才勉強向人問好;老愛抓他和銀時的小辮子跟老師打小報...

【黑研】出不了門的下午

【黑研】出不了門的下午

*人物OOC可能
*非劇情向短篇

出不了門的下午
by.嚕嚕毛

不用練習的假日下午黑尾和研磨都會窩在房間裡待一下午,偶爾可能會一起去跑個腿或是像同年紀的男孩子一樣去逛下街去遊樂場去電影院。
當然更多是待在家裡,因為研磨拉不出門,黑尾也得準備考試。

時值初夏,即便穿著短袖上衣和短褲也難以紓解那份悶熱,冷氣的運作聲嗡嗡作響。

黑尾坐在地板上日本史講義擺著面前的小木桌上,拖著腮也不曉得看進去多少。
日本史真的很無聊啊,怎麼樣也搞不清這些前因後果呢。
黑尾瞥了一眼研磨。今天這傢伙看他在唸書貼心地把遊戲機的聲音關掉為了不打擾他,一開始黑尾是相當地感動,可是後來他發現最大的干擾根本不是噪音。
最大的干...

【黑研】比鄰而居的夜晚

【黑研】比鄰而居的夜晚

*人物OOC可能
*非劇情向短篇

比鄰而居的夜晚
by.嚕嚕毛

至今為止黑尾鐵朗和孤爪研磨大概當了十年的鄰居。

這份關係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終止,兩個人都沒有想過,就目前來看應該還會持續很久。

在孤爪研磨七歲那一年,黑尾鐵朗八歲那一年他們開始當起了鄰居,住在同一條街而且就在隔壁的那種,像時下漫畫那樣從窗戶就可以爬到對方房間那樣,可是這十年以來他們都沒有這樣做過。
研磨本來就不可能做這種野小孩才會做的行動,何況危險又耗體力,一般都是黑尾來找他;黑尾則認為又不是要做什麼虧心事,有大門不走為什麼要爬窗,而且從大門進來研磨的媽媽看見他還會讓他帶點心上樓來。
而且決定性的一點是,黑尾房間的對面是孤爪...

【高桂】從前從前

【高桂】從前從前

*人物OOC可能
*沒有任何跟松陽老師有關的cp
*松陽老師很多,不喜歡松陽老師就不要看了
*總督就是個打醬油的,不過既然是桂生賀就不要太在意了
*依然不是什麼劇情走向的產物
*沒問題繼續(●°u°●)​ 」

從前從前
by.嚕嚕毛

蟬聲唧唧,不時下些連續性大雨,空氣裡總瀰漫著一股燠熱又潮濕的土味。
他一個人坐在迴廊上百般無聊地晃著腿。
每年只要一到這個時間,老師和大家就會背著他做一些事,小心翼翼地不讓他發現。
就算老師和高杉掩飾的技巧多高超,平時懶散的銀時在這時候也意外地精明起來,努力地掩飾著不讓他發現。
即便如此,即便他總被嘲笑少根筋,甚至更多根筋,他還是能夠察覺他們所在進行的事,...

【赤黑】十年雨(下-1)

【赤黑】十年雨(下-1)

*人物OOC可能
*只有赤黑這個cp,不過這次可能微雙赤黑
*故事線跨十年,當然沒有每年都寫
*內容並不相當劇情性
*又爆字數了,這是下-1,下次一定完結,一定!

十年雨
by.嚕嚕毛

上了高中以後赤司和黑子並沒有像國三時所說的那樣每天傳簡訊打電話。
其實最開始黑子有等過赤司傳簡訊給他,他也試著傳給赤司,但是當他打完「赤司君」這三個字後就不知道說些什麼了,於是刪掉這封簡訊不打算傳了。
關係變成那樣,後來除了畢業時講了點話就完全沒有連絡了。事實上不光是赤司,就連其他幾個人也一樣,但是和赤司之間不是這麼單純的,曾經作為戀人語重心長講過的這麼一段話,就在那個下著大雨難忘的夜晚。
曾經這麼信誓旦旦...

【赤黑】十年雨(中)


【赤黑】十年雨(中)

*人物OOC可能
*只有赤黑這個cp
*故事線跨十年,當然沒有每年都寫
*中間小小虐,結局HE(看開頭就知道了)
*內容並不相當劇情性
*結果爆字數了,這是(中)

十年雨
by.嚕嚕毛

輪他們升上了國中三年級。
帝光籃球部除了百戰百勝以外對成績方面也是有所要求,這方面在一二年級時就能夠感受出來但是三年級以後更是尤其加強。
不能讓成績方面的問題為外人詬病。
就像去年的虹村修造他們那樣,他們的課業考試都多了起來,能夠來社團的時間逐漸變少,在月考和模擬考的前一個禮拜赤司都要求他們不要來練習,但如果課業沒有問題的話來倒也不會制止,畢竟他們還是有比賽要比的。
但是赤司每一天都還是會來,監督一二年級或是自我練...

【赤黑】十年雨(上)

【赤黑】十年雨(上)

*人物OOC可能
*只有赤黑這一個cp
*故事線橫跨十年,從國一開始算十年
*內容不是相當劇情性
*可能有點乏味,因為頗平淡
結局HE(其實看開頭就知道了)
*先發了一半,沒意外這幾天會發下半段,算是個短篇

十年雨
by.嚕嚕毛

他今天的確是睡了很長一段時間。
迷迷濛濛的,不太想起床幾乎躺了一天,只有起來去上過兩次廁所,連哲也早上給他做的早餐也沒有動,平常都會跟哲也一起吃過早餐再回來睡的,今天卻只是跟哲也說再見後就再度進入睡眠了。
為什麼今天明明什麼都沒有做,卻累得好像經歷了很多事呢。
赤司征十郎翻了身。
應該是下午五點了吧,或許再晚一點。
除了冷氣機運作的嗡嗡聲外,隱隱約約還能聽見玻璃窗外下雨的滴答...

【文風挑戰】赤司征十郎

*赤黑向,不喜勿入

>>>文風挑戰

>挑戰者:嚕嚕毛
>原作名:黑子的籃球
>角色:赤司征十郎

『自己慣有風』

收起窗簾,西下的陽光照進室內,推開玻璃窗,一股潮濕味撲鼻而來。
赤司征十郎皺了皺鼻頭,縮起肩膀又往被子裡鑽,本來在睡眠中突然被濃厚的潮濕味薰醒,也沒過多追究,窩進被子裡打算繼續進入睡眠。
「征十郎君,請起床了。難道你睡到現在嗎?」
是黑子哲也收了窗簾了窗,一回到家整個家裡都沒開燈,特別是臥室裡一點光線都沒有,只有冷氣的運作聲和規律的呼吸。
赤司征十郎還裸著上身躺在被窩裡,黑子懷疑他整天都沒有出過臥室,玫瑰色的頭髮睡得蓬鬆且凌亂,而且家裡狀況跟他出門時幾乎一模一樣。
連早上做好的早飯都沒吃。
「......哲...

1 / 3

© 噜噜撸撸撸 | Powered by LOFTER